你们想一下

2010年大学毕业,因为挂科太多,陈宇没有拿到毕业证和学位证,也一直没有找到工作。

大学四年,陈宇几乎都这样度过,连宿舍都很少回。“辅导员打电话叫我回去,但是当时满脑子都是游戏,根本不理任何人。”陈宇说。这样的沉迷当然会导致学业荒废,大四快要结束的时候,宿舍同学带给他一个单子,上面列的是他要补考的科目,a4纸满满地打印了有近两页。陈宇已经记不清有多少门了,“可能有十多二十门。”他说。

而他也不希望大家看出不同,更不想让同学知道他的年龄。“如果你知道被孤立的那种滋味,你就会理解我的感受。”学校老师试图说服他面对自己的年龄,放开跟同学相处,被他拒绝了,“我现在跟同学相处得很好,能瞒多久就瞒多久,而且我这种隐瞒并没有伤害同学,我相信他们能够理解。”

“4年后的就业,跟其他同学相比,你的年龄需要面临很大问题。”23日下午,在西南石油大学大学生职业规划与就业指导中心内,一名职业生涯规划老师跟陈宇分析说。西南石油大学把全校学生的职业生涯规划提前到了大一进行,这样方便学生针对自己未来的目标,提前4年做好准备。

陈宇当时痴迷游戏到了什么程度?晚上一直呆在网吧,让游戏挂机自动杀怪,他就盯着电脑一点点地升级,实在撑不住了,就趴在桌子上睡一会儿,白天要上课了,就继续让游戏挂机,他到课堂上“补眠”,下课后继续回到网吧,盯着游戏升级。

同时,还有一件事情影响了陈宇找工作。上大学时,他把户口从家中迁出,准备落户到学校,可到了学校之后,就疏忽了这件事情,一直没有去办理,到了大二身份证丢失之后,要去补办,才发现没有落户。可那时,已经错过了学校落户的时间,陈宇来来回回在学校和四川之间跑了很多次,事情一直没有得到落实,他也一直没有身份证。“没有身份证,很多事情就做不了,工作也不了了之。”

陈宇希望将来能够进入到中石油、中海油等大型石油企业。“他们对学生的要求非常高,不仅要求学生成绩好,英语能力、学生干部经历、社团经历等都要考量,你要知道,你的竞争对手是全国各大高校的优秀学生。”该名老师分析说,其他同学或许还有迷茫的机会,但是对于陈宇来说,他必须对自己的未来有一个非常清晰地规划,然后在这四年内一步步地按照规划去实现。因为他的年龄已经决定了,他比其他同学面临更大的挑战。

陈宇:他们特别支持我,非常非常地爱我,比如,我说我想吃猪蹄,我们家冰箱里就会放满猪蹄,我说我想吃鸡,家里就会顿顿吃鸡,直到我吃够为止。连我之前大学毕业没拿到毕业证,他们都没舍得骂我。有时候我爸爸羡慕人家儿女有出息,我就想着上个好大学,找个好工作,让他们扬眉吐气一次。我之前的几个大学同学也很支持,他们说,有梦想就应该坚持。

重新走进大学,陈宇跟自己说“我遭了一次,绝对不会再遭第二次”。他打算大学四年绝不再打游戏,集中精力好好学好专业知识,毕业了找个不错的工作,回报父母这些年的辛劳。

陈宇:是我爸妈。尤其是我妈,小学文化,在农村种地吃了很多苦,为了供我读书非常节约,我想让他们过上好日子。记得我十几岁时,我妈赶集买了花生米,我一粒粒地吃,她却把一粒花生掰成4瓣吃,说这样既吃了花生又节约了。她特别喜欢吃鸡蛋,家里养了几只鸡,她却舍不得吃,拿出去卖。她说我哪天有能力了,让她好好把鸡蛋吃个够。

2006年,陈宇高考发挥失常,以只高出当年二本线10分左右的成绩,被新疆农业大学录取。大学不是自己满意的学校,独自一人在异乡没人管,意志消沉的他刚进校就开始沉迷于网络游戏,甚至军训都没有坚持完,“有10天左右的军训时间,我都在网吧玩游戏”。

到了全新的大学,陈宇渴望得到平等的对待,因此,一直不愿意跟同学坦承自己的年龄。“他们听的歌我也听,他们玩的游戏我也能聊,没有代沟,现在相处得很好。”他还跟辅导员打了招呼,希望老师不要主动跟同学透露自己的年龄,他想跟普通大学生一样,安安稳稳地度过大学四年。

大学毕业后回到老家,陈宇依旧沉浸在“玩心”当中,没有大学毕业证和身份证,也正好给了他借口,心安理得地呆在家中“啃老”。“可打游戏的网吧离家太远,懒得去,就开始打麻将。每天打每天打,在家打了3年麻将。”时光飞逝,2013年,陈宇的户口终于“落地”,他也有了身份证。

2013年,陈宇重新回到高中校园,冲刺高考。他甚至把北京大学的图片,设置成手机屏保。2014年高考,考了454分,上了三本线,他决定再复读一年;2015年,再次冲刺高考,考了571分,上了一本线,被西南石油大学录取。

西南石油大学表示,将特别关注陈宇,专门为他定制辅导,在大一期间就尽早地做好职业生涯规划。

“你们想一下,一个人快30岁了,没房没车没工作,整天打麻将,连媳妇都养不活,我是女的我也不嫁呀!”陈宇拒绝了父母的好意,开始思索自己的人生。“在农村我能做些什么?将来成家有孩子了,我又能为他们提供什么?”痛定思痛的他,觉得自己不能一辈子就这样过去了。

记者:有人反对你重考大学吗?陈宇:我没让很多人知道我上大学了,但村子里有些人知道了,他们会说,我爸妈太惯我了,别人30岁早就成家立业,出去打工了,我还上学靠父母养活,没出息。但是我觉得人生就这一次,管别人怎么说,自己活得开心就好。但是爸妈年纪大了,我不想让他们承受那么大的压力,所以这次采访我不想透露真实姓名,就是为了照顾我爸妈的感受。

9月23日,陈宇站在操场上,穿着军训服,个子不高,很瘦,跟小他十多岁的同学们站在一起,没有什么不同。

“这种辅导对我来说是非常重要的,我有目标,但就是不知道该怎么去实现。”陈宇说。

陈宇:大学期间,一定要合理安排时间,不要浪费在游戏上,可以偶尔打游戏放松,但是千万不要沉迷,学会控制自己。学业是必须要做好的事情,这是大学的重中之重。

这个心结源于高中时期的经历。重新回到高中校园后,陈宇告诉了同学自己的年龄。“有同学直接说看不起我。”陈宇说,有同学在背后议论,说他年纪那么大了,房子车子孩子没有,还要读书,还要靠父母养活。连体育课站队、毕业拍照的时候,都没有人跟他站在一起,他只好独自站在一旁;大家闹成一团的时候,也没有人愿意跟他开玩笑。“就好像他们刻意跟我保持了一种距离,这种孤立是最可怕的。”